《征服》✨里的丁棍,给昔日老友邮寄一颗子弹报警之前先选好轮椅

小青爱吃草2021-10-17  134

(二十二)⭐

上一讲讲到,丁棍已经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南小街开饭馆的王光海因为以前跟丁棍认识,不幸被丁棍盯上,王光海收到丁棍弟弟丁四的一封信,信里有一颗猎枪子弹……

内容大概是:“就凭这东西,我要两万块现金,报警之前最好先选好轮椅。”

马锐赶忙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们在,什么事都不会有,你该干什么干什么,剩下的事我们来安排。”

“那……那丁棍和丁四要是去我的饭馆找我,那怎么办?❓❓”王光海此时已方寸大乱,舌头都不利索了。

“他要是敢去你的饭馆,就不会把信送你家里了。你现在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,这两万块钱,你先垫上,我们事后会还给你,按照他的要求办。另外,你的饭馆该营业继续营业,丁棍有可能找人在观察你。”

“啊?❓❓那怎么办?❓❓”王光海吓得蹭一下站了起来。

“别害怕,丁棍不会拿你怎么样的,你先坐下说话。”马锐拽了拽了王光海的衣角说道。

“哎,老实说,我现在要是真能拿出两万,说不定我也就不报警了,我这上有老下有小,有点什么闪失,这家怎么办,想想就害怕,认识丁棍真倒八辈子血霉了。”

马锐严肃地说道:“这叫什么话?❓❓你现在已经报警了,就一定要相信我们,丁棍现在一点光都见不得,该害怕的应该是他,这两万块钱你想办法从哪儿拽点,我们事后肯定会还你。”

王光海怔怔道:“好吧,只能这样了,你们一定得抓住他,不能失手啊,要是实在不行,一枪崩了他算了。”

“我们警察怎么办案,需要你教你只需要按我们说的做就行了。”一旁的刑警魏小勇说道。

专案组经过分析决定:“如果真是丁四在敲诈,现在暂时不要打草惊蛇,不必在王光海家和饭馆搞监控。”

三天后的夜晚,天空下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那种。儿童公园外灯光暗淡且朦胧,四处静悄悄的,行人稀少,偶尔有车辆从一旁的马路边驶过,车轮带起的水声令人不安,公园门前那两个黑黝黝的石狮子也显得十分狰狞恐怖。

这时,一个穿雨衣的黑影,推着一个自行车来到门口左边的石狮子附近停了下来,朝四周看了看,来到石狮子旁边的垃圾桶前站下了,不时地朝四周瞄。

在石狮子不远处的花带,有一丛茂密的冬青树,树后面潜伏着几个身穿黑色雨披的人,他们是追捕小组,当晚九点二十分左右就到了这里,等着抓丁四的。现在,在石狮子旁边垃圾桶站着的是王光海,按照事先的约定,他直接把钱扔到垃圾桶里,就算任务结束了。可这会不知怎么搞的,一直站在那看来看去的。

“这王光海跟个娘们一样,撂下钱直接走就是了,怎么扣扣索索的。”

不远处的石狮子旁王光海,王光海正左右打量着,还直勾勾地朝追捕小组所埋伏的位置看。

“坏了,坏了,非让他坏事不可。”

“当初我一再跟他强调,这两万块钱到时准还给他!❗️❗️他还说没事,这货,到真事上就舍不得了。丁四要是看到了,他还会来取钱吗?❓❓”

“我看他是让丁棍吓傻了。”

“先别说了!❗️❗️”马锐做了个嘘的手势说道。

只见这时,王光海转过身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,又来回看了看,终于慢慢地扔进了垃圾桶里。众人总算出了一口气。

过了十点以后,一辆红色出租车在公园不远处的街面上停了下来。车门打开,一个身穿黑色雨衣的人走下出租车,他头上的挡雨帽压的很低,双手插口袋,头低着顺着街边一直往前走,但是离公园门口越来越远……

“难道不是他?❓❓”刑警魏小勇疑问道。

但片刻之后,这个黑一人又拐了回来,朝着垃圾桶的位置走了过来,时不时地装作无意识的四下张望……

潜伏在冬青树后面的马锐等人,目不转请地顶着个可以的黑衣人。

这个黑衣人走到垃圾桶附近,但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而是径直走了过去,走到不远处一个房檐下,从兜里掏出一支烟,抽起了香烟,左顾右盼,像是在等什么人。

“这是不是来取钱的?❓❓”

“我感觉是,现在他是在观察周围情况,咱们藏结实点,别让他发现了。”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这个黑衣人蹲在地上一连抽了好几支烟,还是没有要取钱的意思,突然,他踩灭烟蒂,从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,上车走了。

“现在几点了?❓❓”马锐问身边的魏小勇。

“十一点二十了,我感觉不是他。”

“一定是他,放心吧,这钱他拿定了。”马锐斩钉截铁地说到。

时间来到了十二点,雨差不多已经停了,马锐他们还在焦急的等待着“猎物”,这时,一个身穿白色断袖、梳着中分发型的青年人从远处走了过来,在人迹稀少的午夜显得极为扎眼。

“又来了一个,大家别出声,沉住气。”

不一会,这个青年就走到了石狮子附近的垃圾桶边停了下来,站那不动,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,突然,他迅速伸出右手向垃圾桶里摸索起来。

此时,等候多时的追捕小组四人,猫着腰贴着墙边,朝垃圾桶悄悄地包抄过去,慢慢接近了白衣青年。只见这时,白衣青年像是摸到了什么,迅速收手往腋下一掖,急忙顺着街边走去,然后边走边像鼹鼠似的探头探脑朝四周瞅。

看到这种情况,马锐一声令下:“拿!❗️❗️”

然后他们四人,突然从冬青树后跃起,向白衣男子冲了过去。白衣男发现了,撒腿就往马路中间跑,马锐边追边喊:“站住!❗️❗️”

白衣男不顾一切拼命狂奔,马锐只得朝天放了一枪,明枪示警。但白衣男置之不理,并且猛地转身,向马路对面跑,马锐等人穷追不舍,并高喊:“再不站住,就开枪了”。

白衣男虽然怔了怔,但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之后秀了一把弯道技术,瞬间跑进了一条小胡同。

马锐心想:”坏了,坏了!❗️❗️“

这地方,是个生活区,面积很大,里面道路四通八达,而且路况复杂,马锐他们并不熟悉。现在是午夜十二点,这要是抓不住他,连个目击证人都很难找到。

但马锐他们依然不放弃,迅速赶了过去,只见白衣男子跑进了胡同,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。

就在马锐他们为即将失败的抓捕行动感到懊恼时,胡同里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:“啊!❗️❗️”

原来,这个白衣男对这一片也不熟,只知道一路狂奔,胡同里没有路灯,伸手不见五指,白衣男一头撞树上了!❗️❗️栽倒在了路边的泥坑里,摔得一脸是血,与泥巴混在一起。

白衣男怪叫了几声,翻身想要再次挺起,被赶到的马锐、魏小勇他们七手八脚地摁在了地方。随后,马锐掏出手铐套了上去,押出了胡同。

马锐兴奋地赶紧掏出手机:“霍局长,丁四逮住了!❗️❗️”

“太好了,带回来,你们辛苦下,连夜突审,争取今天夜里就攻下来,我马上去局里。”霍局长高兴地说道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❗️❗️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s://www.doofoo.net/ent/702199
00